新乡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内蒙古大量富余电力无出路或自建通道直送广

发布时间:2019-10-13 06:46:06 编辑:笔名

  内蒙古大量富余电力无出路或自建通道直送广东

  “节能减排天天喊,空喊;内蒙风电天天弃,哭泣。”1月20日,内蒙古电力公司总经理张福生,这样向本报形容内蒙古电力目前的发展困境。内蒙古电是国内唯一一家独立省级电,负责内蒙古蒙东四盟市以外的电建设与管理。

  对内蒙古电更准确的描述是,它管理着中国三大能源基地之一,煤炭生产量全国第一,并有“风电三峡”之称。内蒙古发改委主任王炳军说,“电力已是内蒙古的支柱产业”。

  不过,内蒙古的这一产业目前正遭遇“输送瓶颈”。现实是,当地大量的煤电、风电发电能力被迫闲置。

  富电之忧

  内蒙古电力外送愿望如此之迫切,源于电力产业的大规模发展。“电力是内蒙古的支持产业,GDP占比达三分之一左右。”王炳军向表示。

  事实上,内蒙古蒙西与山西、陕西并称为我国三大能源基地。2009年,内蒙古煤炭产量达6.37亿吨,位居全国第一。据了解,内蒙古电所属地的火电装机容量为3400万千瓦,而电所能允许的最大开机能力为2300万千瓦。

  并且,内蒙古也是中国风能最富集的地区,可开发风能容量超过1.5亿千瓦,占全国陆地风能资源储备量的50%以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曾称之为“风电三峡”。

  能源的富集,也使得内蒙古成为电力价格洼地。据张福生介绍,在21世纪初几年,沿海和内地陷入电荒之中,大量高耗能重工业由沿海和内地迁入内蒙古,“目的就是利用当地的低电价,这也推动了当地电力的高速发展”。

  “当时为了保证迁入企业的电力供应,大量兴建电厂,但没想到,国家突然发布淘汰高能耗产业的政策,以致拟建和在建项目停工,甚至已建成项目已不得不停产,这造成了大量电力富余”。

  而在国家新能源政策的推动下,风能建设也掀起一股高潮。全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从2003年末的56.7万千瓦,增加到了2008年末的1324.22万千瓦,增加了22.3倍。当年新增装机容量,则从2003年的9.8万千瓦,增加到了2008年的719.2万千瓦,增加了72.4倍。

  “我们2008年开始在内蒙古建设风电。”北京京能新能源公司副总经理李明辉向表示,其在2008年、2009年分别在内蒙古建成15万和70万千瓦风电装机容量,“横贯内蒙古东西的省际大通道两旁,三年前还基本没什么风机,现在你的车一路开过去,全是风机。”

  在此背景下,截至2009年年底,内蒙古(不含蒙东四盟市)风电装机容量,已高达430.2万千瓦。当地风电装机容量最大的,是国电集团和大唐集团。

  内蒙古之所以如此大力发展风电,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收益可观。按国家政府,风电上价格为0.51元/度,而内蒙古风资源条件好,风电上成本仅为0.46元/度。

  输出之困

  20年前,为了缓解北京电力供应短缺,国家修建了一条从内蒙古丰镇市至北京的送电线路。如今,困扰着张福生的问题是,“如何能让这条通道多输出点电”。

  据张介绍,现在这条通道白天送390万千瓦,后半夜送260万千瓦,“我们希望白天晚上都送到400万千瓦以上”。这在技术上不是问题,目前这条线路最大的送电能力是430万千瓦,“关键是,北京所在的华北电是否愿意接收”。

  在张福生看来,多送电既能给内蒙古增加收益,也能给为华北电降低成本。“我们送华北电的平均电价是0.349元/度”,远低于华北电目前的受电成本(超过0.38元)。他特别强调,“后半夜,我们给华北电送的电主要是风电,真正的清洁能源啊”。

  不过,华北电从内蒙古的受电额度,并未因此提高。“去年11月,国家能源局召集我们、内蒙古政府以及国家电协商提高送电额度”。不过,“当时,国家能源局、内蒙古政府和我们都是派相关负责人参会,但国家电这边只派了一个副总工程师,不是国家电的领导班子成员”。

  “当时,大家都要求国家电提高华北电接纳内蒙古电力的额度,但那个副总工程师说不行。”张福生无奈地说。

  1月20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国家电一位人士承认,内蒙古的电价的确比华北电便宜,但“由于华北电晚上要保证供热,也就是必须发电,所以,不能接纳这么多电力”。

  由于自身消化能力不足,外送又受阻。内蒙古的风电场不得不停机,以保证电安全。2009年入冬至2010年元旦,内蒙古因弃风停机少发电9亿多度,直接损失近5亿元。

  “完全超过我们的预计。”李明辉表示,在投资风电时,他已经预计到会有“弃风”情况,但绝没想到会这样大规模弃风。受此影响,2010年,李所在的公司在内蒙古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将从50万千瓦,减少至20万千瓦。

  北电南输?

  “内蒙古电的体制问题,制约了内蒙古电力的外送。”张福生表示,这是其与国家电协商电力外送时,国家电总经理刘振亚的意思。张福生表示,所谓体制问题就是,内蒙古电独立于国家电,“它们要求合并我们”。

  此前的2009年6月,原属内内蒙古电的呼伦贝尔市、兴安盟电,已被整体划转给国家电下的东北电。

  “近两年,呼伦贝尔市和兴安盟利用当地煤炭资源,兴建了两座大型火电厂,总装机容量达110万千瓦”,“但两盟市只能消化70万的负荷”,张福生介绍说。“但东北电就是不肯让它们上。事实上,呼伦贝尔市伊敏有一个500千伏的送电通道,直送东北电,但国家电就是不让我们接入”。

  最终,“由于那两个盟市离我们的主力电厂太远,好几千公里,最后不得不把两盟市整体划转给国家电”。

  至于为什么不受电,国家电给出的解释是“不缺电”。但在张福生看来,华北5省电的负荷为5000万千瓦,最大开机能力为6000万千瓦至7000万千瓦,“随便压一个5%,300万千瓦的空间就出来了”。

  更何况,去年12月中旬以来,华北电用电负荷四次创历史新高,京津唐电负责人曾表示,“电煤供应紧张、用电负荷居高不下、寒潮冰雪天气持续,电力供应面临严峻考验。”

  但如何为富余的电力寻找出路,仍是张福生必须考虑的问题。“我们也在规划自建送电通道,比如给南方电。”据其透露,正在规划建设一条800千伏直流特高压输电线路,直送广东。

  “初可研报告已经拿出来了,电力输送成本为0.1元/度,以我们给华北电的0.349元/度来算,加上运输成本也就0.449元/度,而广东当地的上电价是0.52元/度,广东很支持。因为,广东明年将缺电300万千瓦,并将在五年内攀升到600万千瓦,同时大唐集团、华润集团、中广核和三峡总公司都愿意投资这个线路,但这条线要经过许多国家电所在的省市。”张福生说。

夏商西周
民生评论
散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