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都江堰民警抱着儿子尸体值岗一夜组图

发布时间:2019-10-09 15:10:26 编辑:笔名

都江堰民警抱着儿子尸体值岗一夜(组图)

邓波,34岁,都江堰市公安局太平街派出所民警,目前负责所内的内勤工作。5月12日下午地震发生时,他年仅6岁多的儿子正在幼儿园里午睡,崩塌的房屋将儿子掩埋。邓波将儿子的尸体抱到派出所继续上岗执勤了一夜,直到儿子的身体从柔软变僵硬……邓波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 “我是一个外向乐观的人,如果没有这次地震,我从没想过我会这样痛哭。”在面前,34岁的邓波黯然神伤。说起儿子小邓沛,邓波依然难掩悲痛。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天堂,如果孩子在天堂上,我想跟他说句‘爸爸对不起你’。儿子六年半的成长岁月里,我陪他的时间实在太少了。”泪水从邓波黝黑的脸庞上滑落。

都江堰民警邓波

都江堰民警邓波里儿子的照片 瘦弱儿子小名叫“小壮” 邓波的图片文件里都是小邓沛的照片。他长得很像父亲,一双大大的眼睛特别有神。 邓波说小邓沛有个小名,叫小壮。后来,小邓沛逐渐长大,却有了厌食米饭的毛病,而且也不爱吃零食,非常消瘦。“他不爱吃饭让我尤其恼火。我给他洗澡时,还拍着他的小屁股说他是皮包骨。”邓波说,叫儿子小壮,也是希望儿子快快长壮。“但现在不管儿子是瘦是壮,我都没有办法再唤他了。” 邓波从警已有12年。从警之前,他曾在部队服役,当过三年侦察兵,当兵那年他18岁。“当兵的经历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可以说改变了我的性格。”邓波说自己以前是个比较害羞而内向的人,从小在城市里长大,很多事情都不会做。但是当兵后,他学会了挑水、耕地,集体的兵营生活也让他的性格逐渐外向、开朗而乐观。 邓波说,从军的经历以及从警后的见闻让他坚定地认为,必须从小培养儿子的独立性。 “可以说我是一个比较严厉的父亲。”邓波说,在家里他和妻子张娟分担着各自的角色,妻子是红脸,他是白脸。妻子对儿子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但是他却总是给儿子“挑毛病”。邓波说,儿子如果有什么错,他肯定会骂,有时也会动粗。 邓波回忆幕幕往事,不由得瞧了瞧自己的手掌。“当时他的屁股肯定很疼吧?”邓波轻声地自问。 倒在儿子身上放声大哭

“在到派出所前,我做过三年交警,对于生离死别的事情,我看得很多。我曾经一直以为自己对这样的事情有足够的承受力,但是我想错了。”邓波用这样的话提起了儿子的离去。

“其实地震那天,我担心更多的反而是老婆。”邓波说,地震发生之时,他知道儿子正在幼儿园午睡——幼儿园下午的上课时间是下午2点半。幼儿园的房子是两层的砖木结构,结构比较牢固,他觉得儿子一定能够被老师救出来,而妻子因为在服装店上班,反而有可能出事。所以在地震发生约10分钟之后,他先是打了给妻子,但是通讯已经完全中断了。“打不通就打不通吧,如果妻子还活着,她一定会到派出所找我的。”邓波说,当时派出所已经启动了紧急预案方案,他和五六名同事担负起看守派出所枪支、重要档案、资料以及接处警的后勤保障任务。

当天下午4时30分许,邓波刚刚从附近的一处救援现场赶回派出所,这时一名同事告诉他,张娟来了。

“她一见到我就抱着我大哭,什么话也不说。我安慰了她一下,看到了她背着儿子的书包,就问她小壮呢。她哭得更厉害,说,小壮没了。”邓波回忆说,听到妻子的哭诉时,他一点都不相信——儿子一定还活着,肯定是妻子太爱儿子,看见被砸晕的儿子以为他死了。但即便在这时,邓波依然没有离开岗位,“当时太乱了,派出所警力太少,不能离开啊”。直到后来有老师跑来派出所通知邓波说,医生已经确定小邓沛身亡,悲痛欲绝的妻子才强拉着他去看儿子的尸体。

邓波在同事们的催促下终于跟着妻子一起跑去幼儿园看儿子。“他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小背心,闭着眼睛,脸上很干净,就是膝盖和胸口处有两道很深的压痕。那样子和他睡觉时一模一样。”邓波说,他依然不相信儿子死了,他抱起儿子死劲地一边摇一边喊“小壮”,但儿子没有回答。邓波又俯下身翻看儿子的眼睛,眼球翻了,听儿子的心跳,停了。这个时候,邓波意识到儿子真的去了,他亲着儿子的脸顿时泪如泉涌,倒在儿子身上放声大哭……

最想跟儿子说“对不起”

邓波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当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儿子和妻子一起回到派出所,这样两头都能照顾到,否则我真担心老婆会寻短见。”邓波说,当晚8时许,他带着妻子和儿子回到派出所继续执勤。

“可是我知道那时候不能哭,一哭情况会更糟糕。”邓波在派出所坚守了一夜,他感觉着儿子的身体从柔软变成了僵硬。直到第二天他下岗回去时遇到自己的好朋友,他才抱着朋友狠狠痛哭了一场。

如今,儿子已经火化了,放在邓波父亲居住的祖屋里。“直到现在,我仍愿意相信儿子只是睡觉了。”

邓波说,回忆起儿子,除了悲痛外,更多的是愧疚。作为一名警察,因为工作的原因,邓波坦承自己呆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

4月初,《变形金刚》电影上映,邓波买了影碟和儿子一块看。“他很喜欢,反复看了好几遍。”邓波笑着说,后来他给儿子买了一个最贵的“擎天柱”玩具,儿子高兴得不得了,跟他亲热了好一阵。

“在他六年半的时间里,像这样的事情我做得实在太少。我不是一个十分称职的父亲。”邓波伤心不已,“如果这个世界真有天堂,孩子在天堂上,我最想跟他说,‘爸爸对不起你’。”一行热泪夺眶而出,一直平静的邓波再也藏不住悲伤。他说如果能重来,他一定要改正自己和儿子相处的方式,要将所有的休息时间用在陪儿子上。

“但是没有如果了,儿子再也回不来了。”邓波扭头用肩膀抹了抹泪,眼睛里恢复了刚强,“活下来的人能做的就是将悲痛化为遗憾,学会更好地面对生活,用心生活。”

西安性病
大同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西安性病医院
大同治疗前列腺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