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老知青忆神秘的信号弹节日出现始终不知是谁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9:39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以往,在一些重要的节假日,或者有些什么特别情况的时候,就有人打信号弹。只要出现信号弹,无论农垦局还是分场都一定立即派出民兵包围搜索,可总是毫无收获。听说归听说,信号弹的事还真让我赶上了。事情发生在1969年元旦前,新任的罗团长到职的那个晚上。 本文摘自:《中老年时报》2013年12月6日第08版,作者:魏鸿钧,原题为:《神秘的信号弹》1968年10月,我下乡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七团

,那年刚满18岁。经过短暂的训练之后,我和另外的几名同学留在了团部通讯班。 有了和老同志的接触,便听到许多有关信号弹的事。以往,在一些重要的节假日,或者有些什么特别情况的时候

,就有人打信号弹。只要出现信号弹,无论农垦局还是分场都一定立即派出民兵包围搜索,可总是毫无收获。听说归听说,信号弹的事还真让我赶上了。事情发生在1969年元旦前,新任的罗团长到职的那个晚上。 天擦黑的时候,罗团长到了。他个子不高,身着绿色军装,透着军人气质。他黝黑的脸庞,左颧骨那儿有个2寸多长的刀疤

,看着挺凶的。不过,罗团长说起话来倒非常和气,就是听着他那带着苏北口音的普通话,多少有点费劲。他问我家是那的,来了多久,想不想家

。开始,我还真有点紧张,可随着交谈也就慢慢松弛下来。 晚饭后,团长和政委回到宿舍。张政委对我说:这没什么事了,你也赶紧去吃饭吧,我和团长说说话。我一听没事了,赶紧往食堂去填饱肚子。 从宿舍到食堂有200多米。我踩着冰雪发出嘎吱吱的声响,半个月亮挂在天上,显现着微微的银白色,无数颗星星透过清新的空气眨着眼睛。我边走边想罗团长脸上那块疤痕,指定是打仗留下的。是炮弹皮划的?还是刀砍的?走着走着,忽然在南面厕所小树林方向有一颗红色和一颗绿色信号弹升上天空。我看着天上慢慢落下的信号弹愣住了

,想起老同志说过的信号弹的事,心突突地跳。不好,快回去报告。 团长和政委都是抗日战争时期入伍的团长问:看准了吗?看准了,没错。带上枪,去搜索一下。我和政委随后就到。我迅速到宿舍拿起步枪,子弹上膛,朝出事的地方跑去。等我到的时候,团部当晚值班的作训股刘参谋也到了。他右手提着54式手枪,左手拿着手电筒在前,我跟着他慢慢地仔细搜索。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把方圆几百米的地方查了个遍,也没发现人的踪影。当我们从小树林走回来时,看到罗团长和张政委,还有一些参谋干事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刘参谋报告说没发现有人,加上天黑,也找不到准确的发射位置。意外情况的出现,使我们连续多日不得不加强了警戒。 打那以后,再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不过,兵团其他单位也常有信号弹出现,也都始终没有抓到过打信号弹的人。当年老同志们分析说,极有可能是熟悉地形和情况的内部人所为。但究竟是什么人所为?仅仅是制造紧张空气扰乱人心,还是确要联络发送信息?信号弹的事虽说过去了几十年,可至今仍然是个谜,也可能永远是个谜了。

小程序申请
微信如何创建小程序
微商城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