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引爆开年第一颗雷ST康得新的至暗时刻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6:02 编辑:笔名

  引爆开年第一颗“雷” ST康得新的“至暗时刻”

  暴雷之后,裸泳者何以遮羞?戴上“ST”、15亿短期债违约、信息披露违规、查封冻结、强行划转、高管变动……,康得新从神坛跌落,引爆2019年的第一颗“雷”。

  2019年1月30日,康得新开盘即跌停,这是戴帽以来连续第六日跌停。报4.43元/股,对比2018年开年初康得新近22元/股的股价来看,ST康得新市值严重缩水

  。如今市值不足160亿,距离其945亿的峰值,相距只有14个月。

  康得新“戴帽”

  1月21日晚间,康得新公告称,截至2019年1月21日结束营业,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18康得新SCP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此前,“18康得新SCP001”也宣告违约。18康得新SCP001发行规模为10亿元,发行利率为5.5%,于1月15日到期;18康得新SCP002发行规模为5亿元,于1月21日到期。

  在该公告中康得新表示,因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公司股票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自2019年1月23日开市起,公司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简称由“康得新”变更为“ST康得新”。

  紧接着在1月22日晚间,康得新发布公告称,公司接江苏证监局通知,于2019年1月22日收到中国证监会送达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若公司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并且违规行为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的股票交易将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未来ST康得新能否继续留在资本市场,目前看来关键因素是证监会的调查结果。

  ST康得新部分财产被查封

  在1月27日晚间,ST康得新发布公告称,近期受到公司债务违约的影响,公司及子公司部分财产被有权机构就地查封,但未对日常生产经营造成实质影响。

  ST康得新在公告中表示,因借款合同纠纷,部分债权方向苏州市中院提出申请,要求冻结账户存款或查封等价值的其他财产。截至1月27日,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合计收到23份民事裁定书,公司及子公司名下部分财产被有权机构查封。公告显示,ST康得新及全资子公司被查封的资产原值合计18.94亿元,涉及公司的部分土地、房屋建筑物及部分机器设备。

  同时,截至1月27日,中国银行张家港分行、南洋商业银行苏州分行等6家募集资金监管银行在未通知公司的前提下,从公司开设于该行的募集资金监管账户中累计划转了6.06亿元募集资金。另外,交行张家港分行等5家募集资金监管银行的6个募集资金监管账户被冻结。

  对于此次被银行冻结和划转,ST康得新在公告中表示,上述冻结和划转未对公司募集资金建设项目构成实质性影响。公司正在积极与有关银行进行交涉,告知对方上述行为已构成违反相关协议及规定,要求对方归还强行划转的募集资金,并向江苏证监局、深圳证券交易所进行了报告。

  ST康得新高管变动

  1月30日,ST康得新发布最新公告称,董事会于2019年1月29日收到徐曙女士的书面辞职报告。徐曙女士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徐曙女士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后仍担任公司董事及总裁管理委员会顾问职务。

  同时,在ST康德新表示,为了进一步强化公司管理团队,公司于2019年1月29日第三届董事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肖鹏先生为公司总裁的议案》。经董事长钟玉先生提名,经董事会提名委员会资格审查通过,董事会审议决定同意聘任肖鹏先生为公司总裁。

  从公告中获知,肖鹏在2011年11月至2013年11月,任康得新光电事业群副总裁兼营销总监;2013年12月至2017年1月,任深圳市新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功能材料产业群副总经理;2017年2月至2019年1月29日,任苏州锦富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对于此次的人事变动,有业内人士称,作为公司总指挥的总裁,公司沦落此种境地,她有着不可推卸的,总裁下台也在情理之中。新任总裁也算是游子回归,没有从公司内部选拔,并且有着投资公司背景,未来能否扭转困局,还未可知。

  康得新的白衣骑士还会出现吗?

  在2018年11月7日,康得新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与张家港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为纾解大股东高质押率困境,化解上市公司风险,张家港城投及东吴证券作为战略投资者,拟出资27亿元通过承接债权的方式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帮助大股东康得集团。

  但此事至今尚未有新的公告,ST康得新的白衣骑士还没出现。

  康得新的“掌门人”钟玉,在很多场合表示,“我们要做中国的3M。他和他的康得集团要打造的是制造业的生态链,而不是做单纯的制造商。光学膜、碳纤维,裸眼3D、柔性材料……这些领域都在康得集团的生态链规划版图内。

  2018年康得新迎来了至暗时刻,但在2017年,康得新高歌猛进。2017年11月份,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与山东省荣成市人民政府共同出资建设 “康得碳谷科技项目暨年产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项目”。据了解,该项目总投资500亿元,占地6660亩,分五期建设。到2023年建成达产后,将年产高性能碳纤维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原丝16.8万吨、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3万吨,预计将实现年销售收入达1000亿元。当时钟玉表示,目前已有57家车企与康得新合作汽车轻量化解决方案,预计2018年、2019年将陆续实现。

  不过对于康得碳谷年产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业界还是有很多质疑之声,很多业内人士认为6.6万吨过于激进,不太现实,一口吃不成个胖子。

  而通过此项目,也可窥见康得新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的一些原因。有业内分析人士称,中国经济多年的高速增长,让不少上市公司有了多元化和杠杆经营的冲动,长期忽视现金流。涨潮的时候看不出,退潮的时候就看出很多都在裸泳。

  实业经济还是以“实”为好,踏踏实实做“实业”,若过于追求好看的数字,或自酿苦果。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漏尿用什么纸尿裤好
哪些是缺血性中风的危害
小儿口舌生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