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重生之财阀鬼妻 186. 可以逮捕我,陆少尉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4:35 编辑:笔名

重生之财阀鬼妻 186. 可以逮捕我,陆少尉

短促的迟疑,陆青钰已经面表情地收起了枪,仿若事般转了回去,不再理会身后的那人,但她的声音却冰冷得骇人,"一群废物,连个通道口都看不住"

诺斯埃尔的手下被这话噎了噎,想反驳却没有理由,刚刚陆青钰已经下过了命令,不能让任何人进入这后面来,这个时候她的弟弟却出现在这里,算什么事

"夫人,这次是我们的失误,绝不会有下次,"从后面步回来的黑衣人立即低头道

陆青钰也懒得追究下去,淡淡地抬手,"将这人处理掉,尽找到他埋在这里的其他人,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明白了吗?"

"是,"看着地上的一条人命,他们掷重地回答,速的将现场清理,手段比先前陆青海等人所看到的为高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空气里连一点血腥都闻不到了

陆青海断定,这些人和之前在莫斯科的那批不是同一支

奥斯林等人看着这情况他们也不能多呆,正如陆青钰所说,他们得尽找出那兄散在这座城市的其他人,阻止他们放异虫,化学反应一旦生效了,会给这里的人造成威胁不说,有可能还会累及她身边的人

"二姐,"眼看着二姐就要从自己的身边离开,陆青海猛然回身叫住了她,眼底有不解和悲痛,"为什么?"

为什么让他看到这一面,为什么二姐会是这样的人?一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

"没有为什么,我杀了人,你可以逮捕我,但前提是,你有那个能耐,陆少尉"

如一记重捶敲击在他的心房,二姐冰冷又陌生的言语和语气让他身僵硬,他竟然法动,脑袋在那一瞬空白

陆青钰眼神眨也没眨一下,慢步离开了这片地,独留陆青海失魂落魄的纠结着

他是军人,二姐杀了一个辜的人,他该逮捕她;但她是他的二姐,他怎么能那么做

一边忠义,一边是亲情,两种决择,让他钻入了死胡同,只有一条路可以选

陆青钰在逼他做出选择,既然法隐瞒,她只好让他做出选择,而她不会给他第二条路选

回到热闹大厅的陆青钰,远远的看到自己的姐姐正微笑的与白逸嵉陀?那幸福的模样,让陆青钰深吸了一口气,她法预算姐姐知道这件事后的后果,没法预算青海会不会将这事告知大姐

想到这,陆青钰回头看了一眼,青海正一脸复杂的站在后面,还有些失魂落魄

"二姐,我……"他的声音哑了哑,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说了,你随时可以逮捕我,"陆青钰轻笑,声音平和

陆青海咬了咬牙,像是有了什么决定,"二姐,我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

"哦?"陆青钰有些意外他会这么就下了决定,而且还是站在她这边,不过,这后面的但是让她微眯了眼

"但是,这是唯一一次,也是后一次,二姐,退出来吧,我不想看到你走向歧途,"陆青海迎着陆青钰的目光,认真地说出这番话,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了起来

阴影遮住了陆青钰的脸,看不清她的眼中闪烁着的东西,陆青海定定站在她的对面,等待她的回答,这是他们姐弟之间第一次出现这样僵硬又怪异的气氛

只听陆青钰冷淡地道:"如果我说不呢?"

陆青海心一窒,终究还是听到了他不想听到的答案

"二姐,不要逼我,"陆青海紧捏着拳,带着几分哀求道

陆青钰深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走开,他们只是各持所职,他们的"职业"本就有一条鸿沟横跨,想不要相互残杀,那可能性很少

而她,从头到尾也没有打算得到家人的谅解和原谅,这一世,她就是要做一个坏人

"怎么了?"一直注视着陆青海的萧朗拿了两杯香槟走过来,将其中一杯递给了陆青海

陆青海接过一饮而尽,萧朗好看的眉一皱

"学长,如果你的姐姐做了让你不得不动用军力逮捕的事,你会怎么做,"他现在处于一种迷茫中,想走,也没法走

萧朗听到这话,不由自主的往陆青钰的方向看了眼,眼中亦有什么东西闪烁而过,声音坚如铁,"如果我姐姐背叛了军方,也许我法下手,但这也只是也许……不到后的事,谁也不知道结果,跟着你自己的意愿走就可以,不论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

陆青海愣愣地看着他,"学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或者说,是猜测到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猜到,"萧朗确实是没有猜测过什么,因为苏陌的那件事,让他根本就不必猜测,再来陆青钰那些动作,也说明了一件事,她的背后不简单

陆青海捏了捏酒杯,"学长,我怕我控制不住"

"那就不要控制,如果痛苦,就不要选择,顺其自然"萧朗温和的声音传来,温厚的手掌轻轻拍放在他的肩头上,以示安慰

[,!]

陆青海苦色的笑了笑,现在他能做其他的吗?

陆青钰走过去和姐姐打了招呼,两姐妹在一边低语,看上去好生欢

宴会没有结束,陆青钰安排了人将徐伯等人安护送回去,又从不老城那边调了人,和严叔说明了情况,虽然有隐瞒了异虫的事实,但陆青钰的语气让他们重视了起来

陆青钰提前离开,立即引来了陆青海的关注

"人找到了吗?"陆青钰一边走进私人飞机坪,一边问着身边的人

"夫人,目前没有找到任何可疑人,我想格拉迪斯并没有派其他人进来,"身边的黑衣人一边步跟上一边沉稳地汇报

"这件事你们公爵知道吗?"陆青钰在这边出了异样,身为忠心他的人,他们第一时间必然会通报诺斯埃尔

果然,黑衣人立即点头,"主人已经从墨西哥出发"

陆青钰挑眉,要上飞机的动作也顿住了,"这么说,他要插手这件事?"

"主人并没有明言,"黑衣人恭谨地道

"既然是这样,我现在离开,不就等于将这里交给了他?"然后等着他将事情解决了?这样的感觉让陆青钰有些不爽,她总不能每一次都要依靠诺斯埃尔才能解决事情吧?

黑衣人愣了愣,冷汗从耳边滑落,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陆青钰想也没想,就回身钻回了车子,速地吩咐着,"告诉他,我不想他插手我这边的事,在外面,可以随他"

这是她在国内的事,不能让他也一并解决了,再怎么说,这也是她的本国

虽然她没有军人那样热烈的爱国情怀,但她也绝不能让格拉迪斯将这里变成他的地盘,虽然现在不知道那些东西代表的是什么,可她却有种很不详的预感,那是让她没办法放下的

不论怎么样,坏人也罢,好人也罢,她宁是错杀一个辜的人

,也不能让这种东西流进来

"夫人,后面有追尾,"开车的黑衣西装手下突然道

"甩开他,"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谁

黑衣人点头,车子在车流中发出"哧"的一声,车轮划开一条漂亮的弧度,车轮擦着地宾火星,一路流窜出去

到了不老城,陆青钰直奔了用严叔地皮建起的冲天大厦,d省高的大厦,还没有正式用,而她进的也是大厦地层

"严叔!"迎面走出来的是严斩

"人我已经凑齐过来了,就等你了,"严叔见到了陆青钰也不多废话,两人直接进了设了密码的钢铁门

陆青钰投了绝大资金在这上面,各方面的东西自然要好的,安的,就是军方过来检查也不会发现地下这一道门

地下是一个可以供上千人站立的空间,空气也是完好,再深下去,共有两层,明亮堂皇,而每一次进入这里,就忍不住回想起当初诺斯埃尔带她进入他的秘密之地那画面

陆青钰将手中的玻璃瓶子放在玻璃桌上,曾经身经百战的特工闪凑眼过来一瞧,都暗惊了一下,里边那团东西竟然在跳动,就是看着都头皮发麻,别说知道它的作用了

"在科技的逐渐提高,让有些人任性胡为,这种东西,我们估且就称之为异虫吧,我曾经就中过这虫子的罪,它可以寄养在人的身体里而不被发现,甚至是没有一点异样,当然,这也是在某个幕后操纵的人没有给这虫子做出一定的操纵情况下"

陆青钰只简单的说出了她所知道,所猜测的,虽然这种东西不知道和"幽灵"的药物有什么关系,但她总觉得格拉迪斯一定是有什么方面的突破,所以,他要做的试验

而这项实验会危害到她,害及她的同胞,有可能的话,格拉迪斯有可能会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而那个时候只怕没有可以阻止他的胡作非为

所以,在他没有真正成功之前,找到这些埋在这里的人,杀光

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受控制,手中持有这种东西想要危害他人的人,没有资格再存活下去

听着陆青钰慢慢的描诉和命令的吩咐,他们神情紧绷,看桌上的异虫的眼神带了几分忌惮

清远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自贡牛皮癣
呼和浩特妇科医院
清远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自贡牛皮癣医院